贵州美丽乡村建设与发展的实践与思考

贵州美丽乡村建设与发展的实践与思考
2019-04-04 01:31 未知 编辑:admin

  中国是农业大国,农村地域广、人口多,要实现美丽中国的目标,必须建设美丽乡村。总明确指出:“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美丽乡村”是按照建设“美丽中国”的总体部署应运而生、水到渠成的概念。

  所谓美丽乡村,官方文件是指按照经济、、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协调发展要求,规划科学、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宜居宜业的可持续发展的乡村。可见,“美丽乡村建设”是“新农村建设”的提质和升级,它既秉承和发展了新农村建设的二十字方针,又丰富和充实了内涵实质。美丽的贵州有着美丽的风景、美丽的故事、美丽的人民,同样也有着美丽的乡村。近几年,贵州美丽乡村建设和发展如火如荼,形成了一些好做法和好经验,结合自己主持的科研课题,初步总结成以下五个方面。

  美丽乡村建设,不能一边“涂脂抹粉”,以美为美,而忘记了一方水土一方人的冷暖诉求。美而不富不为美,乡村建设首先就要规划引领带动产业发展。贵州美丽乡村建设涉及各种资源的集约、集中使用,制定科学的建设规划是强化美丽乡村建设的“顶层设计”,通过加强贵州美丽乡村建设的整体规划,高标准、高起点推进市级、区县、乡镇层面的美丽乡村规划编制,强化了规划的整体性、系统性和前瞻性。另一方面,产业发展深度融合是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促进农民增收的重要保障。贵州美丽乡村建设与发展的实践证明,乡村美丽不只在于外部形象的靓丽,而切实在于农民群众的经济增收,通过立足本地优势,引导和培育了具有一定优势、市场竞争力的现代农业产业发展,同时与都市农业、养老度假、休闲观光等新兴产业以及民族民俗文化创意产业的多业态项目化深度融合,实现了一、二、三产的融合联动,使贵州的乡村由内而外地绽放美丽。

  我们认为,生活宽裕和乡风文明是美丽乡村社会建设的保障,本质上是一种物质“美”与精神“美”的有机统一。贵州美丽乡村建设的核心目标是“生活宽裕”。在贵州美丽乡村建设和发展过程中,贵州各地各村结合自身实际,通过开辟各种增收渠道以增加农民收入,建设与改善了农民生活直接相关的基础设施,建立健全了农村的社会保障制度,也初步建立健全了农村市场体系,保证了农民的生活方便和商品充足,同时结合美丽乡村的旅游扶贫项目,当地农民参与投资、经营旅游业,增加其可支配收入,基本实现了“生活宽裕”的目标;与此同时,我们课题组在贵州部分传统村落的实地调研中看到,在这一目标的实现过程中,他们的自然生态智慧、传统歌舞、服饰、建筑、村民行为特征和生产技艺、社区协调机制,自发地形成了维护本村的社会秩序、社会公共道德、村风民俗、精神文明建设等方面的村规民约,这些就是贵州美丽乡村的社会建设中形成的“乡风文明”的核心部分,更是贵州美丽乡村村民社区自治的精神力量。

  我们认为,在贵州美丽乡村建设、特别是在其乡村旅游发展过程中,政府主导、企业主导和社区主导是三种主要开发模式,而主导开发模式的选择关键取决于不同主体之间的权利博弈,这种博弈过程始终是在某一个或几个核心力量主导下进行的制度设计,从当前贵州美丽乡村旅游开发的主体现实需求而言,政府主导和企业主导是核心力量。比如贵州西江苗寨和天龙屯堡就是各自的典型代表,在美丽乡村建设与旅游开发过程中,获得了在制度、政策、资本、市场上的优势后起步腾飞;同时,我们也应看到,乡村也是农民生产生活的重要场所,农民是美丽乡村的主人,也是美丽乡村建设的主体,建设美丽乡村更重要的是社区与村民的变化。我们课题组在实地调查中已经看到,在贵州美丽乡村建设中,一方面,创新性地建立了政府引导、企业参与、专家论证、村民议事、上下结合的贵州美丽乡村建设决策机制;另一方面,也创新性地开展“三权(确权、赋权、易权)”促“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改革,村民的经济权能、权能、心理权能、社会权能、文化权能和环境权能得到了保障,也充分激活了农村各类潜在资源,推动了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美丽乡村聚集效应不断增强。

  美丽乡村与文化元素充分融合是提升品位、激发潜力、创出特色的不竭源泉。乡村是中国文化的根基。从生态文明的角度去解读乡村即可发现乡村具有城市不可替代的价值;从乡村旅游的角度去认知乡村也可发现乡村旅游价值也是由其乡村价值决定的。我们认为,贵州美丽乡村存在的价值表征体现在乡村的生产价值、生态价值、生活价值、文化价值和教化价值五个方面,这五方面价值的逻辑时空机制就是村落的文化变迁。在贵州美丽乡村、特别是传统村落价值的文化认知、文化保护、文化传承和文化活化的发展中,大都遵循着各自文化变迁的客观规律,也即避免单纯就保护而保护,限制村民对现代生活的诉求和正常的文化变迁,导致村落传统文化的保护陷入保护“落后”的误区。为此,在静态上,注重了对传统村落和民族村寨、特色民居、历史建筑、文物古迹等传统建筑的保护,建设乡愁馆,保护各个时期的历史记忆;在动态上,适度地引入市场运作机制,从集合社会多方力量、立足传统与创新建设模式、重拾传统文化自信、形成乡愁美学共识等多方面着手,去建构贵州美丽乡村“一村一品”的乡愁文本与“天人合一”的田园景观,让“乡愁”有所依托、得以延续,形成了一系列有历史记忆、地域特色、民族特点的美丽乡村,实现推动美丽乡村建设、弘扬乡村特色文化,最终推进美丽乡村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贵州具有优良的生态环境,牢牢守住了生态和发展两条底线,且把生态建设作为贵州美丽乡村建设的灵魂。近年来,一方面,重点实施了改水、改灶、改厕、改圈“四改”工程,治理生活生产垃圾,建设排污设施,推行清洁生产,整治乱搭乱建,注重从源头上解决农村环境问题,连片推进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另一方面,也出台《关于整体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全面加快“四在农家·美丽乡村”建设的实施意见》,并明确指出,重点落实乡村“绿化、净化、硬化、亮化、气化、文化、便民化、安全化、数据化、产业化”十化要求,推进贵州全省形成点线面、宜居宜业宜游的美丽乡村新格局。因此,在贵州美丽乡村的生态发展上,注重了村容整洁与宜居宜业相结合的优化思路。 (李瑞)

  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地理学博士,贵州师范大学副教授,长期从事乡村旅游地开发与影响研究,现主持贵州乡村旅游发展及其影响方面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第一作者已出版专著与发表SCI、EI和CSSCI相关学术论文20余篇(部)。